卷柏
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不想说

虽九死其犹未悔(文笔废,记个脑洞)

虽九死其犹未悔

 

文笔渣,完全不会写东西,只是记个脑洞。

故事发生在梅长苏死在梅岭之后。蔺晨设定为修仙之人。

 


梅长苏死后执念太深,不愿转世,蔺晨帮他重生,只为能再见景琰一面。蔺·神棍·鸽主表示,一旦见到景琰必须立即马上投胎!

人的魂魄最多重生九次,否则便魂飞魄散,蔺阁主表示重生的身体不太好找,只能有什么算什么,梅·倒霉的遇上了一个神棍·长苏感觉自己被坑了。

 

第一次重生成了一个豆腐西施,气的梅长苏炖了三天鸽子。豆腐西施想去面圣?开玩笑呢?!

不知道景琰爱不爱吃豆腐,拉着一车豆腐走向皇宫角门的梅西施暗忖。

“吁!吁!”“前面的快闪开!”惨死于马蹄下的梅长苏看着慌乱的事故现场。

 

第二次成了九鞍山的一头鹿,蔺晨总算有用一回。天有不测风云,还没有熬到春猎,梅长鹿就被闪电击中一命呜呼。

 

第三次是一只信鸽,蔺阁主亲自把他扔进皇宫,却没料到被练习骑射的庭生一箭射中。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庭生的骑射竟已如此精进,为师甚慰,梅鸽苏含泪而去。

 

第四次梅宗主不幸变成静太后宫里的一株药草,被娘娘亲自采摘入了药。

 

第五次,第六次,第七次,第八次,都没能如愿。

 

“你到底行不行!!”梅长苏咆哮。

“啧!你居然问一个男人行不行?你个梅良心,我很尽力了好嘛。”蔺晨扇着扇子说道。

“飞流,打他。”“嗯!”

院子里鸡飞狗跳。

蔺阁主得了教训,难得一本正经的施法。

 

第九次,梅长苏的魂魄已经快没有力气,好在找了一个好躯壳。他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景致几乎落下泪来,“爹,娘,我回来了。”

作为看守林氏宗祠的老兵,虽然腿脚不利落,还落下一身病根,不过长苏很满足,这里是他的家,本以为再也回不去的家。

守了一月有余,居然见到很多熟人,言侯,豫巾,景睿,蒙大叔,霓凰,庭生。听他们诉说大梁的太平盛世,说着朝堂上的种种趣事,梅长苏暗自骄傲着。

 

一夜大雪纷飞,门轴“吱呀”一声,又有人来了,可是老兵一动没动。

 

“小殊,我想你了。”

哎,大水牛,小哭包,你怎么又哭了。空中的梅长苏虚抱着景琰。

“你说过个三五年一定会回来看我的,”萧景琰泣不成声,“可是这么久了,你都不曾入梦。”

“长苏。。。小殊。。。你在吗?”我在的,景琰。

“你虽食言,我却没有失信,这大梁已经是个不一样的天下,这盛世如你所愿!”嗯!我都看到了。

 

“长苏,该投胎了。“”好的!“

景琰,别怕,等着我,来世一定去见你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4 )

© 卷柏 | Powered by LOFTER